ABOUT US
调查服务
您当前位置: 上海侦探网 > 调查服务 >

上海侦探调查

更新时间:2021-11-30  浏览数:

上海侦探调查|最舒服的两性关系

我叫孙晓,今年29岁。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,家里条件一般,因为父母都是老师,对我的管教极为严格。我读书时成绩一直很优秀,是人们口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 

高二那年家里突生变故,爸爸参与网络赌博,一下子欠了一百多万外债。一个月后,爸爸跳楼结束了生命,妈妈伤心过度出现了精神问题,可是这场闹剧并没有因为家里的变故而停止。

 

那些人开始找我要钱,甚至跑到我的学校闹事,此刻的我已经无心读书,只好选择退学,一边照顾妈妈一边打工还钱。

 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我幸运地被一家娱乐公司录用,成了十八线之外的签约模特。

 

我和郑宏昌相识也是源于一场走秀。他们的分公司开张,我们受邀去表演。

 

走秀时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,虽然不是新人,可那种炙热的目光还是让我浑身不自在,这束目光就来源于郑宏昌。

 

活动结束后,郑宏昌去后台找我,还送了一大捧玫瑰花给我,说鲜花赠美人,最般配不过。

 

不久,郑宏昌又在领导的引荐下约我见面,直接表达了对我的喜欢,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。我以为郑宏昌只是一时兴起,没想到他动了真格的,开始疯狂地追求我,还把自己的离婚证房产证和银行卡都交了上来。

 

他说对我一见钟情,希望能给彼此一个机会。郑宏昌用他的真情打动了我,我们成了男女朋友,我也把我的人交付给了他。

 

恋爱半年后,郑宏昌向我求婚,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。郑宏昌请了很多圈里的朋友做见证人,给足了我面子。

上海侦探调查

,在郑宏昌的帮助下,我终于还清了自己的外债。与此同时,我的事业也有了新的起色。

 

郑宏昌帮我规划新的路线,他觉得模特是个吃青春饭的职业,要想在圈里长期立足,光靠走秀还不行,还得在电视上露脸,他建议我去拍电视剧。

 

为了给我找到这种机会,郑宏昌动用他的关系,把一个制片人引荐给我。

 

制片人答应跟我见面那天,郑宏昌满脸欢喜,“李小茹是大我几届的师姐,上学那会儿就特别有才华,现在人家是大名鼎鼎的制片人,你跟着她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。”

 

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模样,我的心里特别感动,像只快乐的燕子扑进了他的怀里。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,他的那份欢喜跟我没有丝毫关系!

 

第一次看到李小茹,我着实有些意外。眼前的女人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,长相一般甚至有些丑陋,又矮又胖,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

尽管长相并不出众,可是她谈吐优雅,坐在那里不怒自威。郑宏昌对她很是赏识,跟她说话时柔声细语,脸上全程挂着笑容。

 

很快我得到了一部电视剧的女n号的机会,这部剧的制片就是李小茹。

 

郑宏昌为了感谢她给我这次机会,特意请李小茹吃饭,来还这份人情。

 

这顿饭吃得很开心,李小茹不停地夸我有灵气,我们不自觉地多喝了几杯。

 

吃饭途中,我去卫生间补妆。回来时朦朦胧胧地看到李小茹喝的不少,身穿吊带连衣裙,但一边的肩带已经滑落了下来,有意地将手靠近郑宏昌。

 

我以为自己眼花,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,果然是自己看错了,两个人正襟危坐,没有丝毫越矩的行为。

 

没过几天,我在郑宏昌的皮包里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首饰盒,里面是一条项链。我曾经在时尚杂志中看到过,市场价五万多。当时看到我对着杂志发呆,郑宏昌说要买给我,可我觉得太贵就拒绝了他。

 

想到过几天就是自己的生日,我的心里全是甜蜜,这个男人果然爱我入骨。拿出项链偷偷试戴了很久,又悄悄放回去,等待着他送我这份惊喜。

 

始料不及的是,我生日那天郑宏昌去外地出差,只让外卖给我送了一个蛋糕和一束花。对于那条项链只字不提。我的心里委屈,却无处发泄。

不久,我和李小茹在片场相遇,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时,我的心里一惊。

 

李小茹见我紧盯着她的脖子,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,笑着说:“朋友送的!”

 

第一直觉告诉我,她口中的朋友就是我的老公。

 

回到家里我把项链的发票拍在郑宏昌的面前,问他项链的去向。

 

郑宏昌的表情有些扭曲,先是惊慌瞬间又恢复了自然,“我送给李小茹了。”他坦荡地说。

 

“你为什么要送给她这么贵重的礼物?”

 

“李小茹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当然要好好感谢她。老婆。我知道你不愿意做个平庸的小女人,所以我愿意给你更广阔的天空。”

 

“什么意思?”我被郑宏昌的话弄得有些发懵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

郑宏昌兴奋地告诉我,李小茹帮我争取到了一个女三号的戏份,不过我的演技还需要磨练,我很快就会进行集训。

 

郑宏昌说得滴水不漏,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

很快公司的正式通知下来了,我荣幸当选,身边的姐妹投来了羡慕的目光。

 

我恋恋不舍地向郑宏昌告别,可他却显得很兴奋,两只眼睛冒着精光,看他这副模样我心里有气,狠狠地对着他的腰掐了两把。

 

集训的日子很苦,时间安排地很紧,我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跟郑宏昌联系。开始的几天我们在视频里如胶似漆,渐渐地郑宏昌开始敷衍我,说话常常前言不搭后语。我提出让他来看我,他总是推说自己工作忙过一段时间再说。我总觉得他有事瞒着我,心里隐隐不安,右眼皮跳个不停。

 

带着疑惑,我偷偷请假回到了家中。

 

来不及换拖鞋我就冲进卧室,庆幸的是没有异常。枕头下没有头发,睡衣也放在原位,tt还是之前的数量……

 

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太过敏感,打算换双拖鞋去洗澡,可是一双脚刚踩到拖鞋,我的心就像是塞了棉花堵得死死地。

 

这鞋是我集训前才新买的,没穿过几回。可现在这双鞋的鞋底已经磨薄了,可见这鞋的使用率很高,对方的体态应该属于偏重型。

 

我又想到了之前买的电子秤,赶紧用手机跟它联网,手机上叮叮叮地出现了电子秤近期的数据。除了郑宏昌的常规体重外,还有一个陌生的体重数在63到65kg徘徊。

 

仔细推敲种种巧合后,我的心一点点儿沉了下去,脑海里有一个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。

 

我呆坐在沙发上痛苦地纠结了很久,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。

 

上海侦探调查

我实在想不通郑宏昌为什么会看上李小茹,她又老又丑,甚至有些强势,更关键的是她有自己的家庭,老公比郑宏昌都优秀。

 

 


调查服务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51-2112-0007
微信:151-2112-0007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