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OUT US
调查服务
您当前位置: 上海侦探网 > 调查服务 >

上海市私家侦探

更新时间:2022-05-30  浏览数:

上海市私家侦探大志第一次介绍小萌给我们认识,是在路边的烧烤摊上。我们已经点好菜了,他才带着小萌姗姗来迟: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女朋友。”年轻人嘛,这种场合总要瞎起哄:“呀,嫂子长这么漂亮,怎么便宜大志这小子了?”她挨着大志坐下来,也不怎么声响,默默地吃烤串的同时,不忘给大家续满啤酒。大志倒是异常话多,一边喝酒一边吹牛,喝到最后上头了,还拉着大伙儿玩骰子。借着酒兴,我们一齐问他:“老实说,是怎么把嫂子骗到手的?”他眉飞色舞道:“还用骗?当然是她自己追过来的,老哥我可是很抢手的……”他又开始绘声绘色说起,小萌是怎么给他排队买饭,怎么替他抢选修课,怎么在他生病时照顾他,那种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侃侃而谈,多少令人有些不舒服。

而小萌呢,仍是一声不吭,过了良久才叫来服务员:“加一份瘦肉粥,不放葱。”大志不喜欢吃葱,以至于后来的数年间,每回聚餐,小萌都要向服务员叮嘱一句“不放葱”。她和大志是从校园恋爱走过来的,那时他俩不在同一间学校,相隔一小时的车程,每一次都是小萌乘车去找大志。小男生嘛,永远不懂体谅她人的艰辛,光着膀子坐在宿舍里玩游戏,直到小萌风尘仆仆到了楼下,他还跟队友在地图上厮杀。“你在楼下等等,我还没玩完呢。”说完这一句,他又挂了电话,留下小萌孤零零地站在楼下,南方的日光打在她身上,大概就是青春小说里写的“又明媚、又忧伤”吧。小萌平静地跟我谈起:“当时倒觉得没什么,热恋嘛,为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,只是回头想想,觉得这一路好累好累好累啊……”小萌还好,凭着四平八稳的成绩,进入一家电子商务公司。大志可就惨了,因为挂过科,专业又相当冷门,简历投了一大圈,直到九月底仍旧两手空空。
大城市是留不住了,就此回到老家六线小城,托家里人的关系,找了份跑腿送文件的闲差。所谓闲差,好处是事少、离家近,坏处是钱也少,一个月到手1800,幸而公司有食堂、有宿舍,否则得活活饿死。又幸好大志心眼大,穷到叮当响也毫不以为意,他怕什么呀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何止生计无忧,省着点花一个月还能结余两、三百呢。恋爱还是照谈。小萌从广州坐高铁来找他,每月一次,吃不起昂贵的西餐,便约在楼下四川馆子里,点一份酸菜鱼,一份炒青菜,有滋有味对付起来。小萌说:“这么点工资也不是个事,要不你一边上班,一边投简历试试?”他不是志向淡泊,实是力有不及,对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,外加年轻面皮薄,远远没到为了金钱放弃面子尊严的时候,面对困难习惯性地把头埋起来,得过且过算了。
那就得过且过吧。小萌升职,他1800。小萌加薪,他1800。萌从一个城市调到另一个城市,他还是1800。小萌晋升得很快,三年时间内,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,一跃成为运营主管。后来公司到杭州开辟新的业务线,便调任她为业务主管,去新领域开疆辟土,月薪自然水涨船高。女孩子不管多么天真幼稚,迈出校园的一刻,就懂得了钱的重要。进修、加班、考证,一片乌压压的向前冲,为自己、为男友、为家庭,往往三、五年就能上几个台阶。丝毫意识不到生活的紧迫性,又或是即便已经意识了,却还是习惯性回避。还早着呢,成家还早着,立业也还早着,所有人都告诉他们,男孩子的花期长着呢,别着急,慢慢来。小萌提过好几次结婚,大志总是敷衍了事,要么说房子没买,要么说养不起家,要么说还想多玩两年。
男人们总有一种奇怪的思维,觉得婚姻会将自己困住(事实上婚姻困住的往往是女人),好似一旦结了婚,就要骤然从一个活人变成死人。即便生活中绝大多数已婚男人已做出榜样,婚后不仅没死,还活得好好的,活得很潇洒,每天该吃吃、该玩玩,丢下老婆孩子喝到三更半夜。但因为醉醺醺回家免不了一顿吵闹,所以婚姻还是不自由、不自在——喝死了没人管才好呢!那一年国庆,小萌恰好从杭州回来,我们一群老友便相约聚聚。不得不说,小萌的确变了好多。不比广府的人字拖文化,江浙沪一带的女性向来精致。在杭州呆过两年的小萌,开朗了,活泼了,打扮得也更入时了。她不再扮演酒桌上默默替人倒酒的角色,一入席便招呼起大家来:“想吃些什么跟我说,我来替大家写。”现在这段关系中,占据主宰地位的人,是小萌。
只见她落落大方,干净利索地点好菜,又慢慢打开话匣子,把话头缓缓抛向在座的各位,那种自信和潇洒,早不是从前可以比拟唯一不变的,是下单的时候,仍旧不忘向服务员嘱咐一句:麻烦瘦肉粥不要加葱。倒是一旁的大志蔫蔫的,聊什么都兴致不高的样子。岁月可真是神奇,从前侃侃而谈的少年,也有自卑不济的时候。他坐在小萌旁边,一遍遍替她加着茶水。听说小萌在杭州很多人追,其中有一个男生条件很好,不仅长得帅,收入还相当高,又是合作伙伴关系,平时来往很是密切。或者还没发生什么,或者已经发生了什么。偶然间听过一些风言风语,那一年的情人节,一向懒得动弹的大志竟然开天辟地主动飞了一次杭州,原以为是风花雪月,没料想只剩灰头土脸。
甚至都没多逗留几天,第二天便买了机票飞回广东,找几个老友喝得酩酊大醉。小萌先是删除了关于大志的朋友圈,上海市私家侦探随后设置了仅三天可见,最后连朋友圈背景都换了,原先是一对情侣卡通头像,后来变成了一片不动声色的海。而那次国庆回来,就是他们最后的摊牌。就这样分了手,随后便各自天涯。如果没有意外,他们大抵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逢了。大志留在广东某个小县城,小萌在杭州工作,在杭州结婚,在杭州买房。遥遥千里,隔山隔海。倒是我又见过小萌一次。前年,跟东风、发发去南京玩耍,顺便约小萌吃了顿饭。她怀孕了。五个月,刚显怀,一张脸圆圆润润的,贵气十足。女人过得好不好,看面相就知道了,原先腼腼腆腆的女孩,现在变得很爱笑,眼睛里像有两汪水,闪亮闪亮的。我问:“你们怎么分手得那么突然呀?我都不敢相信。”
她淡淡地道:“哪有?其实已经拖了很久很久了,就像长了个疮,不断敷药敷药敷药,可最后还是得剜掉。”可小萌却说:“真到那一天,反倒是不疼了。可能年深月久痂太厚了吧,磨出茧了。”她又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往事。说念书时穿越大半个广州去找大志,买好饭在他楼下等着。说大志不愿意找工作,是她一边加班一边帮忙做简历,硬逼着他去招聘会。饶是这样,他还是不去,因为要排队,太辛苦了。说有一年生日,加班到深夜两点,下班时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,那时候还没有滴滴打车,电召了的士迟迟不来,就站在路灯下吹着冷风给大志打电话。她没奢望他能记住她的生日,大志嘛,神经大条惯了,她知道的。他在那头很不耐烦,用刚睡醒的含糊嗓音问道:“大半夜的又发什么神经?”说到后来,她的喉咙都哽咽了。算了,不提了,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
我喊服务员上甜点,上海市私家侦探又跟她交流了一些怀孕心得,气氛终于又活络起来。再后来,她的丈夫来了,传说中的高富帅果然名不虚传,很儒雅,很得体,一进来便向我抱歉,说公司临时有事来晚了,又给我送了两袋包装精美的茶点,说是公司研发的新品,让我尝尝鲜。


调查服务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51-2112-0007
微信:151-2112-0007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